我的种菜情结

大都会房地产公司 晓音
www.metrostarhomes.com

城市长大的我,本该是四肢不勤,无谷不分,却阴错阳差,爱上了种菜。我是那种短期记忆好,但没有长期记忆的人。小时候的事情基本上忘记了,有一件事却永远忘不了。在我六岁的时候,安徽省林业厅搬了一个地方,我家也随着机关宿舍搬了过去。虽然两个地方的距离不到一公里,对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,已经是很遥远了。搬家前我在宿舍楼后面种了两棵向日葵,搬家时向日葵还没有成熟。奶奶出去买菜时,我就叫她到老家去看看向日葵有没有长好。每次奶奶出门,我都盼着她能把成熟的向日葵带回来。前几次奶奶都说没长好,最后一次奶奶说,向日葵被别人摘走了。我当时失望的心情,比我上次看到我第一季度401K损失了十万美金还要难受。也许我的种菜情结就是那时埋下的种子?

16岁的我长得弱不禁风,却因为文化大革命而成为成千上万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一员。一开始跟着姐姐下放到她们学校的知青点。半年后父母也成了下放干部,就转回家了,反正都是农村。漫长的五年知青生涯,我只记得几件事。家里的吃水要从井里挑,但我们挑不动。两个人抬一桶又嫌浪费时间,所以和妹妹两人一起站在扁担的中间,同时去挑两桶水。炎热的夏天,我一边挑稻把一边哭。休息时回到家中,父母和妹妹们正在吃西瓜,赶紧让我吃几块。其实我一天劳动挣的工分钱还不够那几块西瓜的钱。但我从小就是好学生,认为下放学生就应该干活,否则就是落后。我父母不用干农活,因为他们下来当会计了。我妹妹也不用干活,因为她们还小,还不是下放知青。我最害怕的是插水稻秧苗。不是怕累,怕的是蚂蟥吸我的血。大概是我的腿比农村人的嫩,蚂蟥吸血时,整个头都钻到我的皮肤里去了,赶快跳到岸上硬着头皮往外拽。夜里常梦见蚂蟥钻到我血管里去了。

家里住的是大队办公室,所以房子里没有厨房。烧煤球用煤炉,不用灶,但夏天时我们和村民们一起去踩的芦苇根,就没地方烧了。于是和妹妹在家门口砌了一个烧饭的灶。 天晴还好,下雨时就要打着雨伞烧饭。我们就和黄泥,做土坯,给灶砌了三面墙,又借房子的一面墙,搭了一个房顶,盖了一个可挡风避雨的厨房。

幸运的是,下放五年,有一半的时间被抽调到专区参加乒乓球集训和比赛。出来打球对我来说好像是进了天堂,再苦再累都不怕,因为思想上不像在农村脸朝黄土背朝天时对前途那么绝望。后来还是因为乒乓球一技之长,才有机会上了大学体育系。当时的工农兵学员是靠推荐的,只有体育系,艺术系等需要特长的学科要考专业。回首五年的下放知青生涯,最大的收获是磨练了我吃苦耐劳的意志。也许为我的种菜情结埋下了第二棵种子?

1983年在北京体育学院研究生毕业留校做讲师。分到的住房窗下有一块地。学校菜店里的大蒜发芽不要了,就拿回来种在地里。因为时令太晚,每棵大蒜只发了一根独苗,结了一个蒜瓣。倒也一年没有买大蒜。

1986年来美留学,第一年在爱何华大学读硕士。刚到那天去找房子,走累了坐在路边休息,两位台湾来的女生走过来问,你是不是要找房子。我说是的。她们说,我们还缺一个室友,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住?我就跟她们一起去了。前住户搬家前在院子里种了青椒和西红柿,都留给我们了。吃了一个夏天。

1987年到1991年在乔治亚大学同时攻读运动心理学博士和技算机硕士,租的房子窗前也有一块地,开始在地里种了大白菜,生姜等。后来收到房东的通知,说窗下不能种蔬菜。只好把大白菜移栽到洗衣筐里,放在门前的台阶上。后来搬家时,因为租约没到期,房东说如果能找一个人接着租,就可以把押金退给我。于是找了一个愿意接着租我房子的人,台阶上的菜也起了作用,因为我答应把菜留给她。当我告诉她从边上取菜叶下来吃,菜就会不停的长时,她很遗憾地说,我就喜欢吃菜心。

1995年在宾州匹茨堡买了新房,第一次在属于自己的地里种菜。后院是个坡地,菜要种到山坡上。买了100英尺长的水管把水引到山坡上去浇水。有一年秋天结了满园的辣椒。但一夜寒流突至,辣椒全部冻死了。奇怪的是,冻死的辣椒不像速冻辣椒那样可以吃。我也试种过冬瓜。虽然冬瓜藤爬了满山坡,却没有结一个象样的冬瓜。大概是因为我舍不得打杈。

2000年在马州德国城买了新房。后院朝西,阳光充足,是我种菜最成功的一段。我试种过小青菜,大白菜,空心菜,西洋菜,芥菜,芹菜,萝卜等等,最后的结论是,只能种辣椒和西红柿。种绿叶蔬菜虫子要吃,鹿也要吃。一劳永逸的韭菜,是我的最爱。回中国时买了十包韭菜籽,入关时被小狗闻到什么,遭到开包检查待遇。经我解释,同样的东西在中国店也能买到,才幸免被没收。韭菜种活以后,每年春天会自动发芽,所以我经常做韭菜馅饼。芦笋也是多年生植物,书上说好的芦笋园可连续收获80年。我还种过缸豆,扁豆,四季豆,丝瓜,苦瓜,草莓,鲜人掌。还在网上查到一种西红柿树,每年可结西红柿。本来想买两棵来种。又一想,树上结的西红柿如果好吃,商店里不会不卖。也就作罢了。我还种过四棵葡萄,两棵种在远处,两棵种在阳台下。种在远处的被鹿吃掉了,两棵种在阳台下面的成活了。三年后,一棵开始结葡萄了,味道很好。我让它爬到阳台上,所以人在阳台上就能摘到葡萄吃。另一棵却没有结葡萄,不知为什么。

2007年在马州克拉斯堡买了新房,我把韭菜和芦笋搬到新家去。老家的菜地平了,种上草,恭候新主人。因为喜欢种菜,我买房子绝对不能买跟人家背对背的。否则在后院种菜,后面那家可能不高兴。我的房子都是背后比较隐蔽的,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如果你有关于房地产或贷款方面的问题,欢迎来电话(202-459-9096)或者来电子邮件(info@metrostarhomes.com)询问。我一定尽量答复。我以前发表的文章可以在http://www.metrostarhomes.com/chinese_articles.htm 看到。